<var id="7j5hd"><strike id="7j5hd"></strike></var>
<cite id="7j5hd"><video id="7j5hd"></video></cite>
<var id="7j5hd"></var>
<cite id="7j5hd"></cite>
<var id="7j5hd"></var>
<cite id="7j5hd"><video id="7j5hd"><thead id="7j5hd"></thead></video></cite>
<cite id="7j5hd"></cite>
<var id="7j5hd"><video id="7j5hd"></video></var>
<menuitem id="7j5hd"><dl id="7j5hd"><progress id="7j5hd"></progress></dl></menuitem>
<menuitem id="7j5hd"><dl id="7j5hd"><progress id="7j5hd"></progress></dl></menuitem>
<var id="7j5hd"></var><var id="7j5hd"><dl id="7j5hd"><listing id="7j5hd"></listing></dl></var><var id="7j5hd"><video id="7j5hd"><listing id="7j5hd"></listing></video></var>
<var id="7j5hd"><strike id="7j5hd"></strike></var><menuitem id="7j5hd"></menuitem>
用戶名:
密碼:
第4節 第四章

農民工反應很快,他定了定神,轉著眼珠說:“哦,單買那個呀,得六千!

我還沒說話,大侯先急了起來:“什么?這件六千,那戈多少錢?不要錢?”

“現在價錢變了,兩件東西每件六千!蹦莻農民工寸步不讓。

我沒有再說話,趁著兩人討價還價的功夫,我將那件青銅觚仔細拍了下來,另外三件也都拍了照。

最后我也去和那個農民工講價,一開始他死咬住六千元不降,最后勉強降到五千,然后再也不降分文了。

我知道是自己剛才的表情露出了馬腳,現在那個賣假貨的農民工恐怕也開始懷疑這件東西的真偽了。

當然,我也不知道這件東西的真假,我只是想買下來,研究研究這件東西和剛剛出現的三維全息投影到底有什么關系。

“算了,鄧子你別買這個了,我敢肯定是個假貨!贝蠛铋_始嚷嚷。

聽大侯這么說,那個農民工不答應了,兩人又開始拌嘴,沒一會兒爭得面紅耳赤。這么一來更講不了價了,我忙拉著大侯離開了。

上了車,大侯一邊開車一邊嘟囔:“你為什么拉我?那個騙子太可氣了,拿著些粗制濫造的假貨,還這么理直氣壯!

我坐在副駕駛沉默不語,腦子里還在想著那件青銅觚。

大侯將我送到出租屋樓下就離開了,沒有淘到他想象的寶貝,他有些悶悶不樂。

進了家門,我坐在沙發上仔細回想著整件事的來龍去脈。當時,我先拿起了青銅觚,接著我左手手腕上的手表就亮了。不對,不是這樣!我又仔細回想,注意到一個細節,我先用右手拿起青銅觚,當時手表并沒有亮,但當我的左手碰到青銅觚,手表就亮了!

難道影像的出現和我的左手有什么關系?想到這,我找了一些東西做實驗,但是都沒有反應,如此,我認為,那件青銅觚一定有什么特殊之處?上覜]有拿回實物,僅拍了幾張照片。但很快,我想到了一個辦法,將照片傳到網上找能人解答。

在如今這個時代,古玩已經和當下最新最熱的東西結合了起來,那就是互聯網,F如今,古玩的買賣也有了一種新形式,就是網絡營銷,F在的賣家大多都開有網店,但是網店并不是最吸引流量的地方,而是一些古玩論壇、微博或者社交軟件。只要在這些地方給出物件的照片,就會有很多人關注,然后這些人就可以被吸引到指定的網店里。如此,在網絡上就形成了一個集興趣愛好、交流展示、買賣于一體的完整鏈條,這使得活躍在網絡上的古玩愛好者數量巨大,其中不乏高手。

我找到了一個知名的古玩論壇,注冊之后就將所有的照片都發了上去,包括那兩個鼎和青銅戈。內容只有一句話:請大家看看這些東西的真假。

帖子發了沒多久就引來了眾多人回復,大家七嘴八舌議論紛紛,但是大多是幾個字或者廢話。

我看著看著,漸漸沒有了耐心,等了一段時間,終于有個回復吸引了我。

“前三件必假。最后一件青銅觚,存疑,有點半真半假!

我很激動,本想直接在帖子里問他,但想了想還是給他發了私信。

“您好,謝謝回復。請問一下,最后一件東西您為什么說半真半假?”

過了一會兒,那邊有了回復。

“只看照片我也說不清楚,不知能否告知一下這些東西的來歷嗎?”

我想了想,就將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和他說了。

“在我看來,這很可能是那個人設的套,他不見得是什么農民工,只不過是利用古墓即興做了個局。不過就算這樣還是不能斷定東西的真假,鑒定應該做到只看東西,不聽故事。所以,就算故事是假的,人是騙子,也不能斷定東西就假了。我看那件青銅觚確實有點可疑,沒有實物上手真不好說真假!蹦侨嘶貜偷。

“能問一下您說的可疑是指什么嗎?”我想了想回復。

“我只是說可能,那件東西有這么種可能,就是真東西上被做了假銹。最外面那層銹肯定是假的,顏色單一,輕浮,不自然。但是,假東西外層銹脫落的地方會露出鮮亮的銅質,而這件假銹之下卻有一層紅褐色的氧化膜,這就是行話所說的地子銹層,這個地子銹層像是真的。所以有這種可能,就是這個騙子碰巧遇到件真器,但是他不知是真的,就和那些假東西一起做了假銹!

“竟然有這種荒唐事?”我回復。

“這只是一種可能,你沒有多角度的細部照片,再多的東西我就看不出來了,更不能斷定真假,F在看來真假各半!蹦侨苏f。

一番對話結束,我還是云里霧里的,看來只有幾張不甚詳細的照片,沒人能告訴我確切答案。但是我決心一定要調查清楚,因為這件事很可能和鉆進我手腕里的那塊石頭有關。但是我該從何入手呢?就在我一籌莫展的時候,事情迎來了轉機。

周五那天,我們結束了一天的工作,楊經理過來宣布了一個消息,這個周末他請我們部門的員工一起去雷山游玩。這個消息讓忙累了一天的我們頓時喜笑顏開。

第二天,我趕到了約定地點,卻接到了大侯的電話,他說有急事,不去了,我有些失望。

雷山在我們揚城小有名氣,山美水秀,奇松、怪石、云海都是一絕。風景還是其次的,重要的是山頂上的雷云寺,那寺廟遠近聞名,香火鼎盛。

大家坐公交到山腳下,步行上山。這段時間,我在家、公司之間過著兩點一線的生活,缺少運動,才爬了一會兒就有些氣喘吁吁了。辛虧雷山的風景不錯,一路上大飽眼福,算有了精神支撐。

爬山漸漸進入后半段,山道上慢慢擁擠了起來。在這條盤山路的盡頭就是此次游玩的重頭戲了,也是大部分游人的目的地—雷云寺。雖早有心理準備,但還是被眼前的人潮驚了一下,可謂人山人海。

在楊經理的帶領下,我們幾個同事穿過人群漸漸擠進了寺廟內。在寺廟大殿里供奉著三尊佛,我之前對雷云寺做過一些了解,知道這里供奉的是三身佛。

三身佛是根據大乘教理表示釋迦牟尼佛的三種不同的身。當中的一尊是法身佛,名“毗盧遮那佛”,代表佛教真理凝聚所成的佛身,法身佛結法界定印,兩手仰掌相疊,右手在上,左手在下,兩手大拇指向上相觸。左旁的一尊是報身佛,名“盧舍那佛”,指經過修習得到佛果,享有凈土之身,報身佛結與愿印,左手安于雙膝上,右手仰掌垂下。右旁的一尊是應身佛,名“釋迦牟尼佛”,指佛為超度眾生、隨緣應機而呈現的各種化身,應身佛就是釋迦牟尼成道的姿勢。

我們隨著那些參拜的人一起進了大殿,此時前面拜佛的人已經排了三四排,我們緊跟在后面。同事們都開始參拜了,我卻看著佛像一直發愣。據我的了解這三尊佛都是明末年間的,至今保存完好。不知道怎么,我看著這佛像心中竟漸漸燃起了一股欲望,想過去摸一下。我知道這種想法是大不敬的,拜佛講究心誠則靈,我現在的這種狀態確實不適合參拜。

我不敢再盯著佛像看,悄悄退了出去。

“鄧然,你怎么在這里站著不進去?”過了一會兒,一位女同事從大殿走出對我說。

聽到聲音我轉過身來,原來是劉文佳。

劉文佳是我大學校友,上學時我們就認識,因此關系還不錯,當年我爸去世來參加葬禮的人寥寥無幾,她便是其中之一。當然和她關系好的不僅只有我,她長得漂亮,家境富裕,性格又好,自然人緣甚旺,頗受大家喜歡。

“沒事,我不信佛,在里面有些壓抑,就出來了!蔽掖鸬。

“嗯,好吧。正好我也沒事了,我們一起去下面逛逛吧!眲⑽募阎噶酥赶旅娴臄偽,那里很是熱鬧。

正巧,我也想去看看,點頭同意。

“兩位等等,不知道我能不能同去呀?”

我和劉文佳正往下走,后面突然追上來了一人,我回頭一看,是同事張浩。

張浩喜歡劉文佳,這件事在我們公司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他這人人品不怎么樣,典型的花花公子,不學無術。但他的父親是我們公司的管理高層,他子憑父貴,在公司里沒人敢招惹。其實我們都看出來了,劉文佳不喜歡他,只是為了給他臉面,沒有表現得太明顯。

“行,那就一起去吧!奔热欢际峭,我也不好拒絕。

就這樣,我們三人一起往下走去。

最新書評 查看所有書評
發表書評 查看所有書評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老汉色老汉首页a亚洲_日本一区二区三区免费_人妻斩り56歳_软萌小仙女福利视频网站_别墅群娇交换杂交_香港三香港日本三级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