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e4mau"></nav>
  • 用戶名:
    密碼:
    當前位置:圖書頻道 > 綜合其他 > 劉三姐 > 第 1 章 默認章節
    第7節 江心鯉魚跳出水

    莫進財說:“沒有死!”

    “什么?”莫懷仁大驚,連香爐的灰也不扒了,直接把扒灰的香柏給丟到一旁,將爐蓋蓋回去,看著莫進財。

    莫進財說:“她現在又到我們這來了!

    這句話,直接讓莫懷仁悚懼:“沒有死?”這個劉三姐命可真大。

    莫進財說:“是啊!

    莫懷仁心里已經亂了方寸,臉上強裝作鎮定說:“這個刁頑不遜的毛丫頭,居然又跑到這來。哼!想要興風作浪!

    雖然莫懷仁從來沒有見過劉三姐,但是劉三姐的厲害,莫懷仁是見識過的。

    那年,中土漢鄉王仙芝起義、黃巢起義的消息傳到嶺南壯鄉,整個嶺南壯鄉都暗潮洶涌。

    那時節,劉三姐在宜山和羅城交界一帶傳歌,高唱:“唱山歌,這邊唱來那邊和哦那邊和,山歌好比春江水,不怕灘險灣又多哦灣又多!

    從字面意思看,這首山歌平平無奇,可是意象卻非常深,是劉三姐用山歌告訴窮人們,只要大家抱團,就可以像滔滔江水一樣,克服重重困難,最終達成心愿。

    不過這一首劉三姐山歌,并沒有得到太多回應,畢竟沒有帶頭人。這種事情是大事,一般人帶不起頭,就算是歷年的山歌之王,那么有威望的群體,都沒有人敢出來帶頭挑事。

    劉三姐又唱了第二首山歌:“唱歌好,樹木招手鳥來和哦鳥來和,江心鯉魚跳出水,要和三姐對山歌哦對山歌!泵鲾[著告訴大家,別擔心帶頭人的問題,這個頭,劉三姐帶定了。

    然而,劉三姐承諾帶頭挑事,很多窮人都不看好,畢竟劉三姐年齡太小,才十三個虛歲。

    當然,窮人們也有不同的意見,有窮人說:“甘羅十二為丞相。劉三姐已經十三歲了,還是山歌之王!

    有窮人說:“農家子項橐七歲收徒孔夫子,被儒家世代敬為圣公。劉三姐金口,總不至于連一個七歲的小孩子都不如吧?”

    ……

    經過一番大討論,窮人們才決定跟著劉三姐干起來。于是,各地窮人中的山歌手,帶著當地窮人的期盼,來和劉三姐對山歌。這些山歌手是唱著山歌去的宜山:“蜜蜂過嶺為花開,清潭起浪引魚來,一心來會劉三姐,哪管船來是路來!

    劉三姐聽到這一首山歌,就知道大事可成,立即與八方山歌手會歌:“八方歌手四路來,問你船來是路來,船來搖斷幾支櫓,路來磨爛幾雙鞋?”

    山歌手們紛紛自我介紹,從哪里來,走水路來還是走陸路來,用了多少時間才到。劉三姐一下子就知道嶺南壯鄉方圓有多大,需要把時間安排到某個具體的日期。

    在劉三姐的提議下,窮人們很快就敲定了鬧民變的具體日期。山歌手們回到各地,就開始著手準備,到了劉三姐提議的日子,窮人們集體抗交租稅,向地主老財們發難。

    別處的具體細節,莫懷仁不知道,可是莫懷仁自己這里,莫懷仁一清二楚。

    當時,本村的幾個老頭帶頭鬧民變,窮人們集體抗交租稅,向莫懷仁發難。莫懷仁帶著全副武裝的私兵,去鎮壓造反的窮人們,誰知居然斗不過手無寸鐵的泥腿子們,莫懷仁也是醉了。

    窮人們不會功夫,也沒有兵器,只是一個勁的拼死打,號稱這叫亂拳打死老師傅。

    那一場惡戰的結果,莫懷仁豢養的私兵全軍覆滅,莫懷仁自己也差點死掉,多虧莫進財的老爹莫老管家拼死,救下莫懷仁一命。而本村的窮人們也死傷不少,除了幾個老頭,剩下的基本上都是后生。

    原本,地主老財集團根本不知道《山歌好比春江水》、《蜜蜂過嶺為花開》等山歌的意思,可是經過那年鬧民變,地主老財集團終究還是懂了。只可惜,為時晚矣!

    試想那年,劉三姐遠在五百里開外,就給莫懷仁帶來了這么大的麻煩,現在劉三姐親臨本地,莫懷仁的壓力可想而知。

    莫進財繼續向莫懷仁報告:“老爺,李老頭把劉三姐收留在家里!

    莫懷仁立即問:“哪個李老頭?”

    這是個重點問題。倘若當地沒有人家收留劉三姐,劉三姐就只是個過客,莫懷仁完全可以當做不知道劉三姐還活著,讓劉三姐順利路過,把這個大麻煩甩給別處的地主老財。

    可是本地竟然有人家收留劉三姐,這性質就不同了,劉三姐這一留下來打長樁,天知道莫懷仁會得到個什么樣的下場?莫懷仁就算想當做不知道劉三姐還活著都不行了。

    因此,莫懷仁一定要問清楚,到底是哪個李老頭把劉三姐收留在家,好逼著李老頭趕走劉三姐,讓劉三姐在當地待不下去。

    莫進財說:“就是那個不交租稅的。老爺,你不是把他的地收回來了嗎?他現在又打起魚來了!

    那年,李老漢等幾個老頭,帶著本村的窮人們鬧民變,事后莫懷仁打擊報復,收回李老漢的地,試圖端掉李老漢的飯碗,把李老漢一家三口餓死。

    李老漢就帶著一雙兒女改行打漁,莫進財知道,這事一旦要讓莫懷仁知道了,肯定要去逼李老漢交漁稅。而以李老漢的性子,肯定是要抗交漁稅的。

    當然這個不是重點,重點是莫懷仁肯定派莫進財去找李老漢收漁稅,而莫進財絕對收不上來,弄不好還要被李老漢玩掉半條命,回來后還得挨莫懷仁的板子。

    因此,莫進財一直壓著,不肯向莫懷仁報告這事。反正只要莫進財不報告,莫懷仁就算知道這事,為了維護財主老爺的面皮,那也得裝作不知道。

    劉三姐的到來,莫進財怕出大事,沒有辦法了,才向莫懷仁報告這事。

    莫懷仁氣得一拍桌子:“打漁?那也得向他要漁稅銀子!

    漁稅并不符合兩稅制,是租、庸兩稅以外,額外冒出來的苛捐雜稅。正是類似的苛捐雜稅多了,讓兩稅制名存實亡,使得窮人們不但白勞,而且還要倒欠租稅。要不然的話,窮人們頂多只會出逃,絕對不會有那么多窮人起來造反。

    最新書評 查看所有書評
    發表書評 查看所有書評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亚洲日韩国产一区二区三区
    <nav id="e4mau"></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