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e4mau"></nav>
  • 用戶名:
    密碼:
    當前位置:圖書頻道 > 軍史鄉土 > 家與夢 > 第 1 章 默認章節
    第18節 第十八章

    太陽從地平線上露出緋紅的圓臉,染紅了簇擁它的一片片朝霞。靛藍的晨空上飄著雪白的云朵,像是馳騁在空中的白色駿馬。麻雀結伴嬉鬧,在屋檐上跳躍追逐。村民們忙著燒火做飯,忙著喂雞喂豬。

    薛老六穿著厚厚的軍大衣,戴著棉帽,慢慢悠悠地騎著電動三輪車,電喇叭吆喝著:“賣豆腐,賣涼粉,賣豆芽菜嘞!”電喇叭比從前他的喊聲更加響亮了。

    母親站在門口對他喊道:“老六,來三斤豆腐,一斤黃豆芽!

    “福來嫂子,好嘞!”他說著停下車子,拿起菜刀切下一塊豆腐放在秤盤上稱重!扒,三斤,多了一丁點兒。今天家里來客人嗎?”

    “沒有,家樹和家華從鎮上的學;貋砹。我打算做一籠豆腐白菜餡的包子!

    “那好,豆腐芹菜餡、豆腐蘿卜餡的包子也很好吃的!彼f著向秤盤上抓著黃豆芽。

    那時候我十二三歲,在鎮上的初中讀書。每當周末就騎著自行車回家。我在臥室撥弄著吉他,高聲唱著:“在很久很久以前,你離開我,去遠空翱翔。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無奈……”

    歌聲與吉他的聲浪穿過窗戶,在院子里翻騰,嚇得柴雞喔喔叫著四處逃走。

    母親在廚房忙著包包子,聽到聲音后微笑著搖了搖頭。

    家華坐在布沙發上拿著課本看,她已經長成一個清純靚麗的少女了。她的個子高挑,鼻梁挺秀,梳著干凈利落的馬尾辮。

    陽光透過淡灰色的云層撒入村莊,像是一張金箔鋪展在村巷與屋頂上。

    我穿過村巷,見馬寶財與幾個村民蹲在街角懶洋洋地曬暖。

    “寶財,廣播里經常播放征婚啟事,你去征婚吧,找個老伴兒,就不孤單了!币粋村民嬉笑著說。

    “唉,我現在已經老了,還征婚干什么!”

    “你這就糊涂了。你一點兒不老,現在城市里七八十歲的老年人還相親結婚——這叫夕陽紅,黃昏戀!

    “唉,我家徒四壁,誰愿意嫁給我呢!”馬寶財露出失落的表情。

    “前些年你花了一萬塊錢和燒餅店的那個婦女定婚,馬上就要吃到天鵝肉了……”村民調笑說。

    “咦,你別哪壺不開提哪壺,那次我真是一時糊涂被騙了!瘪R寶財難為情地說。

    當我走到劉亞軍家的時候,一股豬糞的臭味兒撲面而來。只見他家的院子里除了兩間瓦房與一條窄窄的過道外,其余的地方蓋成了豬圈。

    劉抗戰坐在陽光下,他面前的簸箕里盛著滿滿的花生。他兩只手不停地剝著花生,將花生殼拋在身下,將紅色的花生仁拋入竹筐。

    劉亞軍穿著一件藍色毛衣,他弓著腰拿著鐵锨在豬圈里清理豬糞。他身材健碩,臂膀粗壯,一雙眼睛深邃明亮。整個人看上去很老成。

    他小學念完就輟學了。他堅持要和我一起去鎮上讀初中,然而劉抗戰堅決反對。

    “亞軍,你哥哥到城里酒店去打工了。你如果繼續上學,咱們家八九畝地的農活兒全部壓在你媽媽一個人身上,她哪兒能干得了!也怪我倒霉,斷了一條腿,失去了勞動能力。你別上學了,跟著你媽在家務農。電視上說現在名牌大學的畢業生找不到工作,在街頭賣豬肉。我看上學沒有什么用途。咱們在院子里壘幾個豬圈,養幾十頭豬,將會掙不少錢的!眲⒖箲鹫f。

    “爸爸,我還是想去上初中,將來我還想上高中考大學,到大學學習建筑專業,畢業后當個建筑師!

    “唉,農閑的時候你跟著薛長順去城里建筑工地打工,當建筑工人——建筑工人與建筑師工作類似,都是蓋房子嘛!

    “爸爸,建筑師只設計房子,自己不去動手蓋房子!眲嗆娹q解說。

    “那更不行了,建筑師只憑腦子去空想,而不去親力親為,這樣的職業華而不實,還不如在家種地!

    “爸爸,我還是想去鎮上上學!眲嗆娻僦煺f。

    “小兔崽子,你別犟嘴了。你老老實實在家種地、喂豬——這是你的命!你如果不聽話,我打斷你的狗腿!”劉抗戰瞪著眼睛,拿起金屬拐杖嘭嘭的敲打著地面。

    “爸爸,我還是想繼續上學!眲嗆娧劾镟邼M眼淚。

    “你還想當村長嘞,”劉抗戰氣得渾身顫抖,拿起拐杖向劉亞軍的屁股上揮去!澳悴宦犂献拥脑,老子揍死你!”

    那天晚上,劉亞軍在昏黃的燈光下望著床頭那一張張著名建筑物的圖片流淚。他夢想著將來成為一名建筑師,設計出美麗而宏偉的建筑,然而他好像看到自己的夢想被現實劃出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劉亞軍抬起頭看到我走進他家的院子里,趕忙撂下鐵锨縱身跳出豬圈。

    “家樹,學校又放假了嗎?”他用毛衣的袖子抹了一下銅黃色的臉膛。

    “今天是星期天!蔽艺f。

    “哦,我現在過得沒邊沒沿了。爸爸,我今天也要放半天假,和家樹到小學校園打籃球!彼f著穿上棉襖,走到壓井旁的水盆前,用冷水洗了洗手。

    “去吧,中午早點兒回來幫你媽媽燒火做飯!眲⒖箲鹪陉柟庀虏[縫著眼睛,手里剝著花生說。

    劉亞軍用毛巾擦過手后走進臥室。我緊跟著他,只見他的臥室簡陋而凌亂,里面擺著一張木板床與一張舊木桌子,被褥與衣服堆在床上,籃球撂在床下。令我注意的是他床頭墻壁上的那些建筑物的圖片已經全部被撕掉了,更換成了一張籃球明星的圖片。

    他抱起籃球說:“今天小學不上課,咱們可以去操場打籃球!

    蘆灣小學旁邊的小賣鋪開著半扇門。老劉滿臉皺紋,他坐在柜臺前昏昏欲睡。收音機播放著一首流行歌曲。

    劉亞軍走到柜臺前高聲說:“老劉,買一包煙!

    “嗯! 老劉起身到貨架上摸出一包香煙遞給他。

    “我現在有了煙癮,沒事兒的時候就愛抽煙!眲嗆姀臒熀欣锍槌鲆桓鶡煹鹪诖竭,又抽出一根遞給我說,“家樹,你也來抽一根!

    “我不會抽煙!

    “你跟著我學!彼艘豢跓熣f,繼而將一根香煙引燃后遞給我。

    我深深吸了一口煙,像是將一抔沙子吸進了肺里,嗆得咳嗽。

    蘆灣小學的鐵大門銹跡斑斑,一扇校門虛掩著。我們推門進去,只見校園內的松樹與冬青依然一片蔥綠,旗桿上的國旗在陽光下飄揚。那些教室破舊不堪,玻璃窗殘破不全,好像一陣大風刮過,它們便會轟然倒塌。

    “咱們小學明年就要拆掉了,要在它旁邊建一座新的學校!眲嗆娬f。

    “真的?”

    “當然是真的,村長都說了,要新建一棟兩層的教學樓,教室里配備上新桌子、新椅子和新電扇!彼f著吐了一口青煙。

    我們在籃球架下拍打著籃球,頭頂上的天空猶如一大塊精工打磨的藍寶石,晶瑩剔透,溫潤可親,仿佛我們踮腳伸手,便能觸摸到藍天。陽光在我們身旁閃著光芒,幾只白鴿在空中盤旋喧鳴。

    “家樹,聽說鄭老師離婚了,現在她自己帶著一個孩子……”劉亞軍望著不遠處的教室冷不丁地說。

    “哦,你怎么知道?”

    “聽村里人說的!

    “唉,她在我的心里有光亮的一面,但是更多的是陰影!

    “我知道你恨她,你也恨你爸爸!

    “有時候我真的恨他們!

    “家樹,這些事情都已過去,你不要耿耿于懷。我們無法選擇自己的出生。真的,很多時候我們別無選擇,前方無路可走,后面也無路可退,我們呆在原地就是最好的選擇。唉,我爸爸車禍之后殘疾了,我媽媽忙里忙外,忙得不可開交。我本想和你一起到鎮上讀初中,然后上高中考大學,將來學習建筑專業,努力成為像高迪、柯布西耶、貝聿銘似的大建筑師,可是我爸爸堅決反對。我除了在家種地、喂豬之外,真的別無選擇。當時我也恨過我爸爸,恨命運對我不公平!

    “亞軍,我希望你堅持自己的夢想!

    “唉,我是被現實打敗的人。我現在不奢望,只希望把地種好,把豬喂肥,生豬價格漲一些——這是我新的夢想。不說了,咱倆繼續打球!”

    此刻想來,夢想與現實像是敵人,又是朋友。在現實的打擊下夢想勝利,他們就互相擁抱,合為一體;當夢想被打敗,它就粉身碎骨,只留下冷冰冰的現實站在我們面前。

    我們打籃球累了,就爬到沙崗上漫步。我們從前堆的沙土城堡早已蕩然無存,我們已經不再是喜歡嚼泡泡糖的兒童了!我們并肩坐在沙崗上,在陽光下望著安靜的村莊,望著蕭條的槐樹林。

    那天學校放了寒假,我蹬著自行車回到家時已經黃昏。彤云在天空上聚集,雪片飄飄灑灑落在地上,一陣陣寒風在村巷里呼嘯。

    次日清晨,雪止天晴,天地素潔一色。賈魯河的兩岸被茫茫的白雪覆蓋,河面上凝結了一層薄冰。明亮的晨光浸潤村莊,幾朵白云在碧空上飄浮。村民們拿著鐵锨與掃帚清理著院子里的積雪。

    我吃過早飯之后去趙奶奶家。趙奶奶坐在木凳子上一邊做著棉鞋,一邊輕聲哼唱。屋子里的收音機播放著單田芳的評書。紅漆桌上的那尊彌勒佛像罩著一層灰塵,它臉上的笑容卻粲然可見。

    秀娟呆呆地坐在小聰身旁,看著他趴在桌子上拼接積木。他長得胖墩墩的,紫紅色的小臉蛋上嵌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

    “小聰,你在干什么?”我進門問道。

    小聰扭頭看著我,扔下積木向我跑了過來,喊著:“家樹哥哥,我在玩積木!

    “我給你帶了一份小禮物!

    “什么禮物?”

    “你猜!”

    “巧克力!

    我笑著搖了搖頭,然后從棉襖里掏出一個文具盒遞給他。它的上面畫著唐老鴨和米老鼠的圖案。

    “我很喜歡這個文具盒!

    “我帶你去拍雪人!

    “好呀!”

    在白雪的映襯下,瓦藍的天空純凈透亮,幾只麻雀在空中像是蕩秋千似的飄來蕩去。陽光撫摸著村莊,讓人感到一絲暖意。屋頂的積雪慢慢融化,雪水順著屋檐流瀉下來。

    “小聰,你爸爸堆的雪人很好。他還會做風箏與彈弓!蔽夷弥F锨鏟著雪說。

    “我夢見過爸爸。他和我一起在麥田上放風箏,還給我買各種零食吃!

    我們堆了一個雪人,四五個小孩子蜂擁而來,圍著它玩耍。有兩三個孩子我叫不出名字,也猜不出他們是誰家的孩子。

    我們正在給雪人戴上一頂舊草帽,只見不遠處一個戴著墨鏡的男子走了過來。他身材頎長,脖子里纏著一條灰色圍巾,肩上背著背包,手上拉著黑皮箱。一個穿著紅棉襖的女人與他并肩行走。

    村巷兩側的積雪漸漸融化,雪水滲透泥土,路面顯得泥濘濕滑。那個男子一不小心滑了一腳。我凝望著他,終于認出來了,他是薛大攀!

    “大攀叔叔,你回來了!好多年沒見你了!蔽蚁蛩呗暫暗。

    他停下腳步,抹掉墨鏡,上下打量著我。

    “呃……家樹,你已經長這么高了,我幾乎認不出你來了!彼樕下冻鲂θ菡f。

    “大攀叔叔,這是嫂子嗎?”我望著他身旁的那個女人說。只見她深眼窩,高顴骨,身材臃腫,皮膚粗糙。

    “嗯,第一次帶她回家過年!彼f。

    “大攀叔叔,你現在在城里還當電影放映員嗎?”

    “唉,我現在在一家影院當保安,也算是和電影相關的職業!彼χf,流露出悵惘的神情。

    隨著春節的臨近,在城市打工的人們紛紛返回村莊和家人團聚。春節好像是一個具有強大魔力的節日,能夠將很多在外地打工的人召喚回家;春節過后很多人又將匆匆返城。在永不停歇的人世紛擾中,村莊里舊的面孔消失,新的生命成長,眾生來來去去,仿佛陷入輪回的狀態。

    在鞭炮聲中我們一家人平平靜靜地度過春節。父親和母親好像永遠難以和解。我與父親的隔膜隨著時間的推移越積越厚。家里有爭吵也有歡笑,有冷漠也有溫情。

    家,好像是世界上我們唯一能夠真實生活的地方,包容我們的任性、懶惰與自私。我們在家里卸下偽裝、疲憊與警惕,然而我們最容易疏忽它、破壞它、丟失它。


    最新書評 查看所有書評
    發表書評 查看所有書評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亚洲日韩国产一区二区三区
    <nav id="e4mau"></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