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j5hd"><strike id="7j5hd"></strike></var>
<cite id="7j5hd"><video id="7j5hd"></video></cite>
<var id="7j5hd"></var>
<cite id="7j5hd"></cite>
<var id="7j5hd"></var>
<cite id="7j5hd"><video id="7j5hd"><thead id="7j5hd"></thead></video></cite>
<cite id="7j5hd"></cite>
<var id="7j5hd"><video id="7j5hd"></video></var>
<menuitem id="7j5hd"><dl id="7j5hd"><progress id="7j5hd"></progress></dl></menuitem>
<menuitem id="7j5hd"><dl id="7j5hd"><progress id="7j5hd"></progress></dl></menuitem>
<var id="7j5hd"></var><var id="7j5hd"><dl id="7j5hd"><listing id="7j5hd"></listing></dl></var><var id="7j5hd"><video id="7j5hd"><listing id="7j5hd"></listing></video></var>
<var id="7j5hd"><strike id="7j5hd"></strike></var><menuitem id="7j5hd"></menuitem>
游客你可以選擇到
博主資料

Tim Berners Lee

Tim Berners Lee的頭像
  • 會員等級:注冊會員
  • 會員積分:756分
  • 空間訪問:6279次
日志分類
最近訪客
文檔搜索
日志文章

我在紐約的經歷:1、校園劫匪

(15-05-04 10:40)   作者:Tim Berners Lee

上個世紀80年代,國內出現了留學潮,我得到了紐約市立大學的資助,作為訪問學者到該校工作和學習。紐約是世界上的一個超級大都市,那里有象征自由的女神像,世界金融中心華爾街,世界第一個超過百層的摩天大樓帝國大廈和第一個超過百層的摩天雙塔世界貿易中心。學生時代,學英文時一篇課文中有這樣的描述“If you love him, send him to New York,where life is heaven. If you hate him, send him to New York. where life is hell.”(如果你愛他,就把他送到紐約,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就把他送到紐約,那里是地獄。)我懷著到天堂參觀的好奇心和進地獄的恐懼登上了飛往紐約的班機。

十分湊巧,鄰座的是一個東南亞長相的中年男子,西裝革履,儀表堂堂。出于禮貌,我跟他打招呼,他也很隨和,遞給我一張名片,上面寫著“民主柬埔寨駐華大使江裕朗”。他主動介紹,西哈努克親王參加聯合國大會,已先期到達紐約,通知他去紐約協助工作。當時我很詫異,大使是很有地位的人,應該坐頭等艙,怎么坐廉價的普通艙。我問他緣由時,他解釋說:“我們國家連年戰爭,十分貧困,我必須為國家省錢行事!贝笫刮缚诤芎,凡是空姐送來的食品和飲料都吃盡喝光,我比他年輕,卻很難做得到。

到達紐約后,花15美元在總領事館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借來報紙查找租房信息,先后花了一美元的電話費,經過一番聯系和討價還價,終于在紐約的北部Bronx區找到了一個安身之處,一個從臺灣移民來的婦人經營的公寓;25美元打出租車,來到了住處。見到房東時,她對我說:“以后稱呼我吳太太,先交房租才能入住!庇谑俏医唤o她150美元,并要求她開出收據。當時國內規定最多只允許帶200美元出國,此時我身上只剩下9美元了,而且還未吃早點和午飯。等鋪好床鋪,吳太太又逐一給我介紹同住的房客,此時已是下午6點左右了。一天未進食,肚子早就餓得咕咕直叫,匆忙到附近商店花2美元買了一袋面包和一包片狀的香腸;氐椒块g后,狼吞虎咽的一掃而空。紐約與北京的時差是13個小時,那天相當于我熬了一個通宵,早已困得支撐不住了,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

迷迷糊糊中,聽到房間外有人走動和說話的聲音,才知道房客們忙著去上班。此時才發現我居然既沒有脫衣服也沒有蓋被子就睡覺了。一番洗漱之后,就匆忙離開住所,乘地鐵來到學校。見到Boss(老板,美國對出資教授的俚語稱呼)的第一件事,就是希望他借我500美元,乘地鐵用去了一美元,兜里只剩下6美元了。老板倒是很通情達理,立即給我開了一張500美元的支票,然后帶我去到為我安排的辦公室,并布置了近期要做的事情。隨后關切的要我先去外國人員管理辦公室辦理校園ID卡(身份證),并囑咐我一定要去駐扎在學校里的Police station(相當于國內的派出所)咨詢有關的安全注意事項。

在Police station里,值班的警官詢問了我的住址,然后告訴我上下班比較安全的行走路線,并叮囑我,沿街道的人行道行走時,不要緊挨著樓房,盡量靠近車道的邊沿。我不解和好奇的問:“為什么?”他嚴肅的說:“趁你不注意的時候,臨街的門洞里可能會有人伸手把你拽到屋內,進行搶劫!闭f著,還比劃著拽人和勒脖子的動作,我被這番警示嚇出了一身冷汗。

回到辦公室,碰到了一個大陸來的留學生,他見我是新面孔,可能我的衣著和神態顯露出了大陸人的氣質,便用中國話問:“是新來的嗎?”我答:“是!”從小就知道一個道理“出門靠朋友”,我主動的請教:“初來乍到,請多關照和指點!彼膊豢吞,十分真誠的說:“在紐約最頭疼的事就是搶劫,我在校園里就被搶劫過。有一天,在實驗室里耽誤得太久,下班時天色已晚,在校園里的人很少。剛出大樓,就碰到一個學生模樣的人,我也不在意。沒走幾步,他看到四周無人,沖上來用刀頂住我的后心窩。威脅我說,’ Raise your hands in air.’ (舉起你的雙手!)我嚇壞了,立即說,‘ You can take anything you want, Don’t hurt me!’(你要拿什么請隨意,不要傷害我),他命令我,’ Take out your wallet!’(把錢包拿出來!)于是,我用舉著的手,指指胸前說,‘ Here! ’(在這里。蔽移婀值膯査骸盀槭裁茨悴恢苯幽贸鰜斫o他,只是指指呢?”他說:“伸手去拿,他會認為你掏槍反抗,要他自己拿呀!”接著說:“劫匪取出了我的錢包,看見里面有錢,把錢拿掉,裝進了他的褲包。見我順從聽話,十分高興的把錢包還給我,并俏皮的說,’ Thank you!’(謝謝你。┪耶敃r慌張極了,居然習慣性的順口就說,’ You are welcome!’(別客氣。蔽医蛔」笮,他也跟著笑了起來。

本來那天我就打算到銀行取出那500美元,聽他這么一講,我害怕了,不敢去取。下班后,我沿著警察告訴我的路線走,偵查一下是否真的安全,確實走的人比較多,有警察巡邏;氐剿奚岷,我用小手帕在襯褲上縫了一個小包。第二天,取出500美元以后,拿出20美元裝在錢包里,以防遇到劫匪時,讓他高興的拿走。飽餐了一頓漢堡包以后,就把剩余的錢就放到了襯褲上的小包里。還好沒有遇上劫匪,終于安全的把錢帶回了宿舍,并把錢藏好。接著又買了一把鎖和一個鎖扣,從房東那里借來工具,裝上鎖扣,以便出門時加上自己的門鎖。此后我才注意到,每個房客都在自己的房門上各自裝上了鎖扣,出門時都小心翼翼的鎖好自己的房間門。

后來又經歷了更多的稀奇事,我將會一一記述。


發表評論
Tim Berners Lee:
表情:
驗證碼:   匿名評論
老汉色老汉首页a亚洲_日本一区二区三区免费_人妻斩り56歳_软萌小仙女福利视频网站_别墅群娇交换杂交_香港三香港日本三级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