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j5hd"><strike id="7j5hd"></strike></var>
<cite id="7j5hd"><video id="7j5hd"></video></cite>
<var id="7j5hd"></var>
<cite id="7j5hd"></cite>
<var id="7j5hd"></var>
<cite id="7j5hd"><video id="7j5hd"><thead id="7j5hd"></thead></video></cite>
<cite id="7j5hd"></cite>
<var id="7j5hd"><video id="7j5hd"></video></var>
<menuitem id="7j5hd"><dl id="7j5hd"><progress id="7j5hd"></progress></dl></menuitem>
<menuitem id="7j5hd"><dl id="7j5hd"><progress id="7j5hd"></progress></dl></menuitem>
<var id="7j5hd"></var><var id="7j5hd"><dl id="7j5hd"><listing id="7j5hd"></listing></dl></var><var id="7j5hd"><video id="7j5hd"><listing id="7j5hd"></listing></video></var>
<var id="7j5hd"><strike id="7j5hd"></strike></var><menuitem id="7j5hd"></menuitem>
游客你可以選擇到
博主資料

Tim Berners Lee

Tim Berners Lee的頭像
  • 會員等級:注冊會員
  • 會員積分:756分
  • 空間訪問:6279次
日志分類
最近訪客
文檔搜索
日志文章

誠實與說謊

(15-09-18 03:07)   作者:Tim Berners Lee


我相信,每個人兒時都聽過伊索寓言“狼來了”的故事。我從幼兒園起,就多次聽過這個故事,而且隨著年齡的增長,每次引申出來的道理,一次比一次深刻。剛開始,只知道要誠實,不要說謊話,后來懂得,說謊既不尊重別人,也會失去別人對自己的信任,再后來又深刻認識到,做人不可以通過說謊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可以編謊話去愚弄他人,說謊的結果不僅對自己沒有好處,對別人同樣沒有任何一點好處。

可是世道的變遷卻使我漸漸變得迷茫起來,無法判斷誠實與說謊的是與非,懷疑誠實是否是“美德”,說謊未必是“惡行”。

我的姐夫,非黨員,解放初期畢業的大學生,24歲就當上了煉鉛車間的主任,與工人們同吃同住同勞動,頗得工人的贊揚。1958年他27歲,那時,全國反右斗爭都已經結束,由于他們廠地處邊疆,領導一直都宣稱不搞反右斗爭。有一次,領導號召大家提合理化建議,以促進生產?墒撬恢怯,如實的向廠領導建議:“希望改造煙囪的通道,因為煙道里的爐灰不僅多,而且毒性太大,每個月都要停產進行人工清掃,即危害大家的健康,又影響生產!惫と藗円彩种С,結果被送到省城,讓外單位的干部批斗,最終被強加上“借提合理化建議之機,煽動工人向黨發起猖狂進攻,并試圖與黨爭奪群眾”的罪名,劃為“右派分子”,工資降為學徒工待遇,每月18元,被強制送到省冶煉廠的建筑工地勞動改造。無任何防護措施,每天浸泡在齊腰身的冷水中作業十幾個小時,不久就引發了嚴重的髖關節炎,導致終身殘疾。

其實,在提意見之前,他就一直在構想和規劃改造煙道的方案,也跟我姐講過。我姐是個膽小怕事而又謹小慎微的人,曾提醒他:“不管你的想法有多好,那是領導的事,千萬不要湊熱鬧,去年的反右才剛結束,為了孩子和這個家,你要少說話多做事才好。我父母早就講過‘斗官窮、斗鬼死’的道理,難道只有你才知道爐灰有危害嗎?”他曾許諾:“好的,我一定管好嘴巴!”

可是,有一次,廠領導特意來參加車間的例行會議,號召大家說:“全國轟轟烈烈的反右斗爭已經結束,廣大人民群眾的革命和建設熱情空前高漲,掀起了建設社會主義的新高潮。我們邊疆不搞運動,歡迎大家提合理化建議,搞好生產!”由于大家早已從廣播和報刊上以及小道消息中,得知了反右斗爭的嚴酷和內幕,無人吭氣。見此狀況,領導信誓旦旦的保證:“我們不抓辮子、不打棍子、不帶帽子!說錯了也不怕,要充分相信黨!”仍然無人敢講話。領導啟發:“誰帶個頭呀?!”工人們說:“車間主任帶頭!”姐夫想到了姐姐的忠告,回應說:“請領導放心,我一定聽黨的話,把本職工作搞好!”領導接過話說:“你作為車間主任,工作在生產的第一線,難道沒有發現生產中存在的一點問題?!不要擔心,大膽的提。你不帶頭提合理化建議,就是對工作不認真的表現哦,說重一點,就是與黨離心離德呀!”畢竟年輕無知,在此威逼利誘之下,為了表現對黨的忠誠,最終還是沒能管住嘴,說出了前述的建議,悔恨終身。

反右結束以后,全國又大規模的開展“交心運動”,就是向黨交心,要求百姓將自己的思想公開的揭露出來,深挖內心深處的思想,清算自己的行為,將內心世界袒露出來,并加以批判。當時倡導“不破不立,只能敞開思想大門,把長期隱藏在內心的一切不利于社會主義的錯誤思想傾囊倒出,徹底消毒,才能革故鼎新,輕裝前進!

自從成為“右派”家屬以后,我姐在人前已經抬不起頭來了,說話做事更加謹小慎微。按理,那些黑心的當權派設圈套,誘人上當,殘害無辜,理應自愧虧理,收手行善,放人一馬才對,然而他們又拋出了狠招,強迫人人向黨交心。我姐在“交心”的會上,數次表示要與“右派”丈夫劃清界限,可是仍然不能過關。領導特意來到我姐所在小組指導開會,并對她說:“你口口聲聲要與‘右派分子’劃清界限,要有實際行動呀!要檢舉揭發!他以前在家里沒有說過些反黨言論嗎?”她老實的回答:“說過些業務和技術上的問題!鳖I導說:“把這些東西寫出來,交給組織,放下包袱,才能輕裝上陣!彼簿腿鐚嵉膶懥私恍牟牧。結果,被以同情“右派”言論為由,降低工資兩級,強迫到車間當搬運工,成天徒手搬運有毒的鉛塊。

領導謊稱要她“放下包袱,才能輕裝上陣”的目的,就是要拿到她的文字材料,以此為依據處分她,狠毒至極。如果她不講實話,謊稱姐夫在家從不談工作和業務的事,堅稱不懂業務,只空洞的檢討不能分清敵我界限的缺點,或許不致被處分?墒钦l又能料定階級斗爭的老手們不會再想出別的狠招?!

在極度的無助之中,我姐不僅受人歧視,更害怕遭遇更多不測的劫難,對人生和前途完全絕望了,打算以自殺的方式擺脫痛苦。當她趁夜深人靜,將繩索套在脖子上,準備了斷自己年輕的生命時,看了一眼睡中未滿周歲的女兒和年邁的老母親,猛然意識到老母是個性格剛烈的女性,也會隨她而去,孩子必成孤兒無疑,想到故鄉的親屬也會因她的死而受株連,她不得不解開了繩索。

在屈辱、恐懼和彷徨中,苦熬了20年之后,她與殘疾的丈夫才得以“更正”,沒有人道歉,更沒有賠償。

我時常想,作為一個正直的人,到底應該誠實還是說謊,一直都十分矛盾和糾結。似乎,在暴政下說謊才是硬道理,或者,在暴政下講話藝術的最高境界應該是“不說話”才是真理?墒钦l又能保證,慣于用謊言誘騙誠實百姓的惡魔不會撬開你我的牙齒?!

在暴政下無助的弱者除了祈求上帝保佑以外,只能跪求施暴者開恩。我曾經為自己作為中國人而悲哀!


發表評論
Tim Berners Lee:
表情:
驗證碼:   匿名評論
老汉色老汉首页a亚洲_日本一区二区三区免费_人妻斩り56歳_软萌小仙女福利视频网站_别墅群娇交换杂交_香港三香港日本三级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