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j5hd"><strike id="7j5hd"></strike></var>
<cite id="7j5hd"><video id="7j5hd"></video></cite>
<var id="7j5hd"></var>
<cite id="7j5hd"></cite>
<var id="7j5hd"></var>
<cite id="7j5hd"><video id="7j5hd"><thead id="7j5hd"></thead></video></cite>
<cite id="7j5hd"></cite>
<var id="7j5hd"><video id="7j5hd"></video></var>
<menuitem id="7j5hd"><dl id="7j5hd"><progress id="7j5hd"></progress></dl></menuitem>
<menuitem id="7j5hd"><dl id="7j5hd"><progress id="7j5hd"></progress></dl></menuitem>
<var id="7j5hd"></var><var id="7j5hd"><dl id="7j5hd"><listing id="7j5hd"></listing></dl></var><var id="7j5hd"><video id="7j5hd"><listing id="7j5hd"></listing></video></var>
<var id="7j5hd"><strike id="7j5hd"></strike></var><menuitem id="7j5hd"></menuitem>
游客你可以選擇到
博主資料

Tim Berners Lee

Tim Berners Lee的頭像
  • 會員等級:注冊會員
  • 會員積分:756分
  • 空間訪問:6279次
日志分類
最近訪客
文檔搜索
日志文章

賤民

(17-02-06 09:12)   作者:Tim Berners Lee


30多年前,生活在邊陲小鎮的一位長輩,不知從何處打聽到,他解放前的一位文友居住在省城,要我代他前去看望。

老先生與老伴租住在不到20平米的一間房屋里,雖屬平民窟,樓道昏暗擁擠,可是與眾不同的是,在門頭上貼有一張紅紙橫幅,上面寫著三個剛勁有力的楷書大字“清逸齋”。

進門后,我說明來意,老先生十分高興。閑談之間,我好奇的問:“為何要將宅所取名為’清逸齋’?”他哈哈一笑說道:“自從平反出獄以后,拿著政府給的養老金過日子,既清閑又安逸,每天在這斗室書齋里,寫詩作文,故而心血來潮,便將這陋室取名為‘清逸齋’,自娛自樂!

老人十分健談,回憶了他的許多軼聞趣事,并自嘲的說:“解放前在舞廳里能碰得到朋友,解放后在監獄里能遇見朋友,如今參加追悼會時才能見到朋友了!”并感嘆說:“人老了,特別懷舊,總喜歡打聽和了舊時的同學和朋友的情況,一則希望能聽到他們晚年過得幸福的好消息,另外可以讓回憶錄里的故事都有個完美的結局!

當時,我以為,文人嘛喜歡多愁善感,要不然寫不出文章來,不以為然,F如今,我也成了古稀老人,莫名其妙的也變得特別懷舊,而且感情變得十分脆弱,每當聽到同學和朋友的不幸遭遇時,就會潸然淚下,老淚縱橫。

前些天在公園散步,迎面走來一個彎腰駝背的老頭,手拄一根拐杖,從臉型看,依稀有點兒像一位初中的同學。因為拿不準,害怕唐突的認錯人,只有等他走到身后一段距離后,才對著天空喊了一聲:“王XX!”但是不回頭,故意裝佯不是自己所為,繼續向前走。聽見背后有人大聲問道:“哪個在叫我?”我才回頭笑著說道:“是我叫的,我是李XX!彼苫罅艘粫,終于想起來了,驚訝的說道:“哎呀!60多年不見了,想不到,你居然記得我的名字,還把我給認出來了!”

老同學見面格外親切,他拉著我坐到路邊的亭子里敘舊。彼此簡短敘述了人生經歷以后,便不約而同的打聽起其他同窗玩伴的情況。他介紹的同學中,當年的一位才子施XX的遭遇,最為悲慘不幸。

剛進初中時,施同學就顯現出了不凡的天分。那時學俄語,我們這些差生,連33個字母都認不全的時候,他就“Не знаю”(不知道)“Знания сила”(知識就是力量)“Учиться,Учиться и учиться”(學習、學習、再學習)掛在嘴邊,還會用俄語唱“Катюша”(喀秋莎)。

記得,有一位同學從家中的故紙堆里翻出了一冊泛黃的線裝書《成語辭典(第X冊)》,帶到學校里來,一則顯擺家中有藏書,另外對同學隨便問上幾句,把人難倒,得些樂趣。有一次他問大家:“馬守遺教是什么意思!”我們不知所云,一個個被問得張口結舌。施同學剛好從旁邊經過,插話說:“應該念篤(du)守遺教!辈⒔忉屨f:“是忠實的遵守前人訓誡的意思,” 很是令人佩服。后來聽說,他的曾祖父是清末的進士,是我省有名的大學士,家里有許多藏書,施同學受家風的熏陶,讀小學時就能背誦了大量的成語。

王同學說,進入高中后,施XX依舊出類拔萃,入了團,還作為中學生的優秀代表,定期旁聽省政協的例會,算得上又紅又專了。正當他躊躇滿志、滿懷信心的憧憬著美好未來的時候,他父親被懷疑書寫“反革命”匿名信,抓了起來判了十年徒刑。此時,全國正在開展繼反右之后的“交心運動”,要求人人把內心深處的“不良思想”,向黨組織交待。本來那是公職人員的事,與中學生無干,不知何故,施XX主動將自己的日記本和一些散文習作以及詩抄,交給了“組織”。

沒隔多久,校團委組織大會,宣布對施XX的處理決定:“開除團籍”,理由是“出身反動士大夫家庭,父親是現行反革命分子,本人思想反動”,可是并未羅列任何反動的罪證;蛟S是因為他屬于“主動”向組織交心,網開一面,保留了他的學籍。

高考前不久的一天晚上,來了幾個警察把他帶走,三天后放了出來。事后,大家才慢慢知道,校園里出現了“反動標語”,懷疑是他寫的,便抓去審問,因筆跡對不上號,才把他放了出來。從此他成了“問題青年”,高考自然與他無緣了。

高中畢業后,因為有較好的文字功底,安排到一個小單位打雜。半年之后,被送到農村去勞動鍛煉。幾個月后,通知返回單位,領導示意他寫申請“下放”到基層。此時的他,縱雖有一百個不情愿,為了糊口,只得寫申請,要求下放。不幾天,就來到了離家數百公里遠的邊境地區工作。剛干了80天,又被抓了起來,繼續審查“反動標語”的舊案,這一關就是兩年。因為查無實據,達不到判刑的標準,便以“思想反動,不符合干部要求”為由,開除公職,遣送到山區農場開荒種地。

當時不通公路,一名警察武裝押送他前往。那時正值災荒年份,監獄的生活極差,長期缺乏營養,體質虛弱,空手行走就十分困難了,何況還要背著行李、提著箱子趕路,實在是艱難至極。途中的第三天,肩頭已被繩子磨得血肉模糊,腳上的水泡疼得他寸步難行,沒走多遠就坐癱在地上。警察一再嚴厲的催促,他懇求說:“我實在走不動了,你把我一槍崩了,我不怨你,你回去匯報說,我逃跑并武力反抗,所以開槍打死了!本鞜o奈,出了個主意,要他把衣物或錢當作酬勞,租馬騎行。身無分文的他,只得把箱子里值錢一點的幾件衣服送給了農民,哀求他們行行好,社員看他可憐,才同意送他一程。這樣,總算用馬馱著他和行李,走完了最后一天的艱苦行程。

到達農場后,剛開始每月發14元的工資,以后增加到了23元,基本生活雖有保障,可是沒有行動自由,這一呆,又是十年。大約是因為他的案情較輕,年紀最小,無需集中整治,就讓他與雞狗為伴,一個人常年管理一條窄山溝里的百余畝水田。農忙時,才有成隊的“犯人”來勞作。孤獨的生活讓他寂寞難耐,沒有書報可讀,更談不上聽廣播看電視,為了不致散失語言能力,一有空就跟狗說話,喂雞時就對雞不停的嘮叨,苦悶時就對著天空大聲呼喊。

他父親的刑期未滿,被告知:“匿名信已經查清,與你無關,可以回家了!卑装妆魂P押了6年,安排到郊縣區一個小鎮的衛生所當會計。

70年代,林彪事件之后,內外交困,不得不放松對百姓的管束。此時,施同學便以父母年老多病,需要照顧為由,要求回到父母所在地當農民。幸好,有一個生產隊缺少男勞動力,愿意接納他,并出具證明。經層層審批之后,得以回到雙親的身邊。

已過而立之年的施同學,深知前途無望,只求活命和平安,每天只顧埋頭干活,處處謹言慎行,遵紀守法。一家農戶看他老實聽話,又有文化,認為他人品不錯,就把女兒許配給了他。

孩子出生后,經濟壓力太大,恰逢集市交易恢復,他便施展在勞改農場學到的手藝,做篾活。晚上在家挑燈夜戰編制竹器,趕集時換點小錢,補貼家用。有時為了多賺點錢,就挑著竹器到省城擺攤銷售。每次去都要戴上一頂大草帽,主要目的不是用來遮光擋雨,而是蓋著臉防止熟人看見。

長時間的壓抑和勞累,加之缺乏營養和飲食不正常,患上了胃病。他打聽到高中的一位徐姓同學已是內科的主治醫師,樂于助人,口碑極好,便大著膽子去求助。

到徐醫生家時,正值午飯時間,徐醫生是一位十分好客的厚道人,一看是老同學來訪,便熱情的邀他一道用餐。他堅持說自己已經吃過,反復婉言謝絕。無奈,徐醫生抬椅子讓他坐,他又再次婉拒,稱自己到天井里等候,不打擾徐醫生全家用膳。徐醫生只好把椅子抬到天井里,請他坐等片刻,然后轉身回屋吃飯。

徐醫生怕他久等,迅速吃完之后,立馬到天井里招呼他進屋診病。此時的一幕讓徐醫生驚呆了,他居然沒有坐椅子,而是坐在屋檐下的石臺階上。徐醫生十分過意不去,自責的表示歉意:“多年不見的老同學,怎么能讓你坐在地上?!實在是對不起,要是讓人看到了,該如何是好?!”他反而安慰徐醫生:“不怕得,我是擔心這身衣服把椅子弄臟!在農村已經習慣了!蓖跬瑢W講到這里時,哽咽了起來,我的眼淚也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

徐醫生詳細的詢問了病史,經認真檢查后,給他開出了處方,叮囑他要注意飲食規律和營養,然后把家里的胃藥以及其它常用的藥品,一并給了他。

“四人幫”倒臺之后的第三年,原勞改農場通知他回去落實政策,結論是:“屬于錯案,恢復干部資格,重新安排工作”,分配到當地一所小學任教。后來得到了照顧,調回到了他家附近的小學教書。

王同學感嘆的說:“施XX的命不好,幾年前被診斷出喉癌,切除了喉頭,如今不知是否還健在!

接著,他憤憤不平的抨擊:“你看,我們這些當年的鬧包差生,如今都有個總工教授的頭銜,他一個天才少年,如果沒有那些令人欲哭無淚的’糗事‘,絕對不會在你我之下。世道不公呀!”

初中的一位要好的伙伴,信奉基督教,經常給我講一些圣經里的故事和信條,多次強調,上帝是最仁慈萬能的主,只要信奉他、信仰他,就能免災而且永生。我曾懵懂的問他:“為什么許多善良的人總遭不測?上帝為什么不拯救他們呢?”他斬釘截鐵的回答:“人間有魔鬼,專門害人!”

上帝和魔鬼看不見、摸不著,只存在于虛幻的想象之中,我一直半信半疑。70多年來,上帝不曾見過,而許多平頭百姓橫遭磨難,確確實實的讓人深深的感受到魔鬼的存在,而且窮兇極惡。

世界上如果沒有魔鬼,那該何等的美好!如果只有上帝才能制服魔鬼,我真心的希望上帝存在。阿門!


發表評論
Tim Berners Lee:
表情:
驗證碼:   匿名評論
老汉色老汉首页a亚洲_日本一区二区三区免费_人妻斩り56歳_软萌小仙女福利视频网站_别墅群娇交换杂交_香港三香港日本三级在线播放